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关黎如何带出山水画名徒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4:17:28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关黎”如何带出山水画名徒?

。此次展览,将展出广州美院建校60多年来历任山水画教师写生的作品,呈现这一隐匿的中国山水画传承“岭南体系”。展览开幕之际,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关、黎当年亲授的弟子梁世雄、林丰俗等人。

黎雄才为教学集山水画谱

关山月、黎雄才都是著名的岭南山水画大师,他们一手缔造了广州美院国画学院山水画系。1958年,中南美专南迁至广州成立了广州美院,关山月是第一任国画系主任。之后,他担任广州美院副院长,黎雄才接替了这一职务。

但鲜有人知,当时从西方引入的美院教育体系中并没有“国画系”的设置,受西方艺术思想冲击,传统中国画一度被冠以“彩墨系”之名。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关山月和傅抱石一同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议,才恢复了“国画系”,广州美院是最早成立国画系的高等美术学院之一。

关、黎二人提倡的“贴近现实、贴近生活”的艺术主张,顺应时代需求,使岭南画派成为全国知名的画派,而他们身体力行,不仅将这一思路贯穿到自己的创作,也贯穿到美院教学。亲自带领学生奔赴乡野,强调山水画的写生,塑造出一支气象生动、关注现实的岭南山水画阵营。

1972年关山月在闸坡写生

著名画家林丰俗是广州美院国画系山水系的首届学生,他回忆说,黎雄才为了给山水画专业的学生们上课,专门画了600多幅写生图,编成《黎雄才山水画谱》,精深程度甚至超过了古代著名的《芥子园画谱》。黎雄才以极大苦心,示范了山石树林、江海溪瀑的各种全新画法,改写了传统千篇一律的套路。单以画松树枝叶为例,黎雄才就总结出“介字点”、“鼠足点”、“胡椒点”等近10种画法。“树分四枝,左右顾盼,必须穿插自然”等精到的画法示范,浓缩了黎雄才的写生心得。

“在全国的八大美院里,提倡写生、实践写生是广州美院国画系最突出的一个特色。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关老、黎老,他们的许多大作品都来源于写生,并且身体力行带动学生。”广州美院国画系主任王大鹏回忆说,当年黎雄才完成《武汉防汛图》这一经典之作,就是他大量写生后集成的作品,影响了许多弟子。

潘天寿李可染等名家毕至

岭南画派“兼容并蓄”的精神传统,被关、黎推行到广州美院的教学思路中。“国画系传承了岭南画派的精髓,但并不唯一家是尊。”关、黎的弟子梁世雄回忆说,国画系成立不久后,关老就授意请出广东国画研究会的核心人物卢振寰和卢子枢分别担任广州美院的副教授和客座教授。而众所周知,广东国画研究会曾在历史上与岭南画派有完全不同的艺术主张,曾多次展开论战,但关、黎并不排斥不同的艺术流派,在美院共同开枝散叶。

“关、黎没有把美院国画系变成岭南画派的一家学堂,而是在教学中力主学生们吸收中国传统的不同流派的精髓。”梁世雄回忆说,得益于关、黎二老的威望,潘天寿、刘海粟、李可染、李苦禅、黄胄、叶浅予等大师级名画家都曾到广州美院讲课,现场作画示范给国画系的学生,让当年的国画系学生眼界大开。

除了学习国画技法,关、黎二人还特别注重对学生的传统文化修养的训练。一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广州美院国画系的课程设置中还保留着书法、诗词、古代汉语等课程,主讲的老师是从中山大学请来的名师,容庚、商承祚等人都曾成为广州美院的“座上宾”。

作品

“美院不是画派的课堂。”这是关山月常说的一句话。他和黎雄才都要求学生不要像他,告诉学生“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林丰俗回忆说,黎雄才甚至不给学生临摹自己的作品,常说“你们这样会临坏手的”。“黎老师经常在课堂上讲一个‘活’字,因为中国山水画从来不是完全照搬真山真水,不是完全写实,所以必须强调‘活’字,他鼓励学生有自己的大胆创造,形成自己的面貌。”

正是在这样开放、包容的教学思路下,关、黎身后,一批又一批国画名家涌现出来,奠定了岭南山水名家中的“学院派”阵营。

●专访:

著名山水画家,关、黎弟子林丰俗:

国画系并非一家学堂

南方日报:除了关注写生,关、黎如何奠定广州美院国画系的特色?

林丰俗:关、黎当年执掌美院国画系,其实各有侧重,关老重点教授人物画,黎老负责教授山水画。黎老上课特别投入,两位大画家创作很多,但都义无反顾把相当多的精力投入到美院教学里。

众所周知,关、黎师从“二高一陈”,高剑父当年主张国画改革要重回宋元山水“关注现实”的高峰,这也影响到关、黎在广州美院的教学。一开始,黎老让学生们临摹宋人画册。我印象非常深,他拿来画册,一手拿一张纸,另一只手一动笔,画出来的几乎与宋人画一模一样。所以,广州美院国画系学生最开始对宋人山水比较熟悉,曾有人把宋人山水画归纳为中国画的“北宗”传统。虽然身处岭南,但广美的学生却更加熟悉“北宗”山水。

可是,关、黎二老思路非常开放,国画系不是岭南画派一家的学堂,而是博采众长。关老当时请来与他艺术见解不尽相同的“国粹派”代表人卢振寰、卢子枢等名家到美院授课,目的是弥补学生们对中国古代绘画“南宗”一派认识的缺陷。另外,他还请来潘天寿、李可染、李苦禅等不同流派的名家来美院讲课,可谓兼容并蓄、百花齐放。

南方日报:在关注写生的方面,广州美院的深层主张是什么?

林丰俗:只是有写生的特长,但并不是唯一。关、黎之后的广东山水画,有浓郁的广东地域特色,比较重视生动形象的塑造。对比文人画渊薮——身处江浙的中国美院,可能广州美院的学生在传统笔墨方面就显得比较轻松,不那么太在意。

仔细追寻,中国山水画从诞生以后,从来没有完全写实过,从来都是强调意象,意象和造型两者一直在寻求结合。

广州美院国画系的教学,历来重视对学生审美想法的树立。从关、黎开始,就鼓励学生们形成自己的特色、形成自己的审美理想。偏重写生,就是鼓励学生们关注生活,在生活中去体验、感受,形成自己的审美趣味,表现出来的特点就是没有太强烈的笔墨套路。所以,对比北方的某些画派,广东山水画几位代表画家虽然大多师承关、黎,但面貌上却各不相同。

南方日报:不少人现在认为艺术教育的扩招、应试等体系,已经很难再培养出真正的国画大家。

林丰俗:广州美院的首任院长胡一川当年说,这里是培养艺术家的地方。那时候我们听了这句话,内心为之振奋。但现在,美院讲的是素质教育,培养学生的审美素养。所以随着时代发展,不能轻易区分高下,还是要靠实践。艺术是需要天分的,至少需要爱好。但是,现在考入美院的学生,不少是因为文化课不高才选择学艺术,未必像我们那一代纯粹是因为爱好。

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社会变了,现代人写文章不用“之乎者也”,写诗也不再讲求平仄格律,所以审美的发展有其高潮、低潮的演变,这是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不可能一直处于高峰,必然有过度和演变。

我一直主张,在这个信息社会里,美院教育要鼓励学生多读书,多读传统文化,才可能形成独特的审美见解。我给国画系学生开的书单,不仅包括传统画论,还包括美学著作、古典诗词等等,有《画山水序》、《琵琶记》、《石涛画语录》、《人间词话》等书籍。鼓励学生带着一种敬畏之心去读书,然后融会贯通,最终形成自己的探索创造,形成自己独立的审美见解。

解读央行三度出手降息助实体经济降融资成本1

国家战略下的自贸区拼图

10岁男童拾荒救父为筹100元俩月捡拾六七百斤废品组图

人民币即期汇率创新低外汇局表示属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