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部分农民工因家乡发展迅速选择留守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6:37:04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部分农民工因家乡发展迅速选择留守

返程高峰预计今天到来,不少浙企却正为招工难伤脑筋

老家日子越来越好,不少返乡农民工正纠结还要不要来浙打工

涨工资、表温情,浙江老板拿什么留人

□本报记者 章建森 解亮 金梁

这几天,全国范围内的农民工返程高峰开始出现,但杭州站人流量仍不是很大。昨天杭州直属站发送旅客约7.3万人左右,其中杭州南站1.5万人左右,和前天基本持平。客流以上海、甬台温、金华、衢州方向短途探亲和旅游为主。

虽然返程农民工稍有增多,但记者随机采访发现,不少农民工节后选择观望,并未早早回浙江工作。

这两天,温州的一些职介所已经陆续开市。明天,温州规模最大的职业中介机构——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就要开始年后首场就业“搭桥”了。

要放在几年前,到了大年初四、初五,这里就得开市接待全国各地赶来的求职人员了,而如今,似乎没这个必要了。随着节后赶到温州打工的人,呈逐年减少趋势,外来务工人员求职的心态,也渐渐适应了“晚出晚归”。有专家认为,2011年的“招工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

返程客流高峰临近

虽然是春节期间,但比起节前的人山人海,这几天城站火车站人流不算很大。

来自火车站官方的数据,昨天直属站发送旅客7.3万人,其中杭州南站1.5万人,基本和前天持平。

不过,记者看到,返程的客流较之前几天,有明显增加。

下午3点20分,陕西小伙毕成在城站火车站旅客出口处不停地张望。

“我在等我哥和嫂子,他们坐K465次列车从西安老家回来,快到了。”他还没说完,就看到头顶电子显示牌上显示K465晚点,要3点35才能到。

毕成一直盯着一波波出来的人流,终于看到了哥哥嫂子的身影,他赶紧迎上去,帮他们提箱拎包。

28岁的哥哥毕强一行有10多个人,他们是老乡,都在杭州厂里上班。

“厂里初七就开工了,所以我们就早点回来,休息一两天,就上班了。”毕强说,“车上人很多,沿途都有不少人上来,我们坐的那节车厢都满了,过道上还站了不少人。”

按照铁道部预计,节后全国铁路返程客流今天将出现第一个高峰,并且节后春运的25天,客流高峰的峰值和持续时间将超过节前,日均在600万人以上,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1.5亿人。

老家越来越好,不少农民工选择留守

从K465次列车上下来的人流中,安徽人葛盛很显眼,他扛了个大包,怀里还抱了个小孩,走路都显得十分困难。

在杭州工作10多年的他早就把老婆孩子带到了杭州,这次回家,是因为家里有事,而老婆则要在杭州值班,就没回去。

“包里很多都是老家的吃的,我妈塞在包里,让我带给我老婆吃的。”他说。

葛盛这次回家,发现家乡六安那边建设很快,到处都是工地,还有很多大超市,街上到处都是招工广告。

“我看了看,工资也还不错,我们一起回去的十几个老乡,大部分都留下来了。”他说,他们家里几个堂兄弟、表兄弟,都劝他回去。

“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在杭州呆了10年,实在喜欢杭州这城市。”他说,而且老婆孩子都在这里,孩子也在这里上学了,已经习惯了,不想回去。

回来前,他们镇里的书记还跟他说,年后他们要带着当地企业老板,到义乌、台州这些地方去招工,老家的工厂人都招不够。

“我打算年后叫我们老板加工资啊,否则我也要回去了,哈哈。”葛盛笑着说。

采访中,很多农民工都有着和葛盛一样的感慨,在城里打工不像以前那样划算了,以前城里一个月工资抵得上乡下一年的收入,但现在老家也开始招工,而且工资水平越来越和浙江这边接近。

“我估计,很多人要到初十左右才回来,有的就不回来了。”葛盛说,他们要看一看,比较一下,到底去哪里打工比较划算。

温州“招工难”渐成常态

明天,温州规模最大的职业中介机构——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就要开始年后首场就业“搭桥”了。

要放在几年前,到了大年初四、初五,这里就得开市接待全国各地赶来的求职人员了,而如今,似乎没这个必要了。

在该中心副书记王瓯翔看来,这也是“招工难”的缩影。随着节后赶到温州打工的人,呈逐年减少趋势,外来务工人员求职的心态,也渐渐适应了“晚出晚归”。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翼认为,2011年的“招工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沿海地区通货膨胀的问题比中西部更加严重,住房住宿等成本增长很快,这使得农民工在东部地区挣得的工资拿回家的值比中西部地区拿回家的值的差距越来越小。再加上每年春运的交通紧张、流动成本增加,都使得农民工长距离流动的积极性受到抑制。

王瓯翔也认为,这种说法有一定依据,从他们的统计数据看,温州“招工难”已渐成常态。

涨工资,表温情,还能拿什么留住人

以往,面对“招工难”,企业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涨工资”。而如今,企业要考虑的,却是“涨工资”还有多少吸引力?

王瓯翔介绍,从2007年开始,一般年后招工,企业都会主动“涨工资”,且涨幅基本上都会超过10%。

类似服装、制鞋和电器等用工最为紧缺的行业,一线普工年后工资涨幅,超过20%也不足为奇。

王瓯翔说,年前他们做过调查,有的私营企业主,为了招到合适的工人,已打算开出年薪4万元的薪酬了。“温州很多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企业利润率本就不高,能拿出这样的薪酬,压力其实也不小。”

但问题还在于,即使这样“涨工资”,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吸引力,也没能“水涨船高”。

在温州工作过好几年的安徽人小向就说:“不可否认,工资是在涨,但像温州这样的城市,生活成本涨得更快。工资里每月多出的几百块,很快就被支出抵消了,到头来还是原地踏步,与其这样,不如回老家了。”

“年内一些前来登记招工的企业老板,都说这方面压力挺大的,不乐观。”王瓯翔说。

企业为了应对“招工难”,除了涨工资,还要频频打出“温情牌”,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做诸如免费安排集体旅游、配置图书馆和网吧、安排夫妻房这样的措施,可“温情牌”还能热多久?

王瓯翔说,今年他们就建议一些企业创新“温情牌”。比如,在员工回家的时候,直接带上“招工请柬”。

这张“请柬”,不仅要对工资明码标价,还要把种种诱人的招工条件,都详细罗列出来。最重要的,是保证兑现承诺。“这就像一份提前的‘协议’,让外来务工人员心中有底。”王瓯翔说。

另外,诸如鼓励企业中层干部,主动给员工家人拜年,向他们汇报企业情况,让他们帮着劝说员工安心回来工作等。这样的“温情牌”,应该也会取得效果。

除了温州一些中小企业主在担心招工难外,上虞经济开发区的舜明照明外贸公司的老板徐杰根也在为此事伤脑筋。

大年初一午饭后,徐杰根开始给手下的几个销售员发短信拜年,这事他以前都没干过。“没办法,现在销售员留人太难了,只好老板给员工拍点马屁。”徐杰根笑着感慨,“短信内容没什么新意的,就是把意思带到,希望他们新年能安心工作下去。”

“你知道现在照明行业,最缺的是什么?销售员!实在太难找了,有经验的销售请不起,只好自己培养,这培养的时间就是好几年,这样他才有独立能力拉客户。”徐杰根说,他跟下面的销售人员关系一直蛮好的,但还是有点担心他们跳槽。

“很多公司有种做法,就是年终奖扣一部分,等到年后再发,目的就是怕销售员跳槽。我虽然没有这么做,但担心还是有的,上虞同类的公司太多,竞争激烈,打击对方公司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人家的销售能手高薪挖走。”

徐杰根说起他朋友的一家灯具照明公司,手下有位销售员,开给他的工资是每月5000元外加提成,这个待遇在当地也算不错了。结果去年还没过完年,那销售员就打电话给老板,说辞职去了其他公司。后来一打听,对方公司开的工资是第一年保底年薪15万元,此外还有提成。

徐杰根说,这事给他的教训就是留住手下员工,不仅要给他们提薪,还要多与员工加强感情交流。

“照明行业,销售员跳槽的情况非常普遍,在新的一年开展业务前,去其他公司挖一些销售人才来,这非常重要。”徐杰根自己也有这打算。“我年前其实看好一个人,给他开的价格是年薪20万。我的年销售额是2000万,他说可以帮我增加到3000万。只是那人跟以前老板关系很好,一直不好意思走,所以年后我还要争取争取。”

要留住人,根本是敞开“城市胸襟”

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01年之前,在他们那里登记求职的人数,最高的时候,曾达到54万多人。去年,这个数字降到了只剩18万多了。

实际上,2001年至今,这个数字一直呈“逐年减少”状态。

王瓯翔说,他们也试着向外来务工人员了解现象背后的根源,最后发现,很多人并没有把工资等放在第一位,而是在不断比较中,发现留在老家赚钱,不仅生活成本低了很多,而且活得更加“同等”,长远看也更有奔头。

王瓯翔说,之前的“用工荒”,已让很多企业逐渐意识到,订单不能决定财富,有人去做才能转化为财富。

而眼下的状况,或许在告诉更多人,要想破解“招工难”,“敞开城市的胸襟”才是根本。

所谓“敞开城市的胸襟”,除了按照法律法规,给予外来务工人员合理的报酬,让他们享有基本的安全保障和福利待遇,更重要的,是把他们看成不可或缺的成员,享受“同等待遇”。

“这是整个社会一起努力,才能改变的现状。”王瓯翔说。

企业活动策划

店庆活动策划

周年店庆活动宣传语

活动执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