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地铁事故引公共交通话题拥堵是否有良药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0:58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速途网 网虫)今晨上海地铁发生事故,一拾荒者误入被列车撞死。前不久,上海地铁事故频发,去年12月22日,上海地铁第一次出现了运行中两车相撞的事故。在随后的12月25日,1号线再遇故障,一辆列车在漕宝路站发生车门故障。上海地铁事故不仅引发了网络上对上海地铁的思考,也有网友发博文反思公共交通话题。以下部分为中国经济网程远在博客上对公共交通问题的思考:

今年的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建议,在城市核心区上下班高峰期收取交通拥堵费,根据车型及排放标准,对进入收费区的车辆差别收费,公车和奔驰宝马等高档车可加倍多收。

交通拥堵,从本质上讲是汽车保有量与道路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从时间和空间角度看,道路的增长是有限的,而人们对汽车的需求欲望却是无限的。每个人都想有辆车,也有权力拥有车,很多人还不只想有一辆,所以在有限的资源面前,拥堵是绝对的,不拥堵是相对的,解决拥堵就是“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关系,平衡是相对的、阶段性的。

为解决拥堵问题,有关部门的确是伤透了脑筋,想了很多办法,但就是找不到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在国外也是如此,就像糖尿病、高血压一样,只能终生服药。有政协委员提出收取交通拥堵收费的办法也不是什么新招,不仅国外已有实行,国内也有多次相关提议,只是为有车一族强烈反对,市政当局未敢贸然实行而已。这种办法在一段时间、一个局部能够达到缓解拥堵的效果,因为能减少一个局部地区进入车辆,道路条件不变,车辆少了自然拥堵能够缓解。作为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具体城市当然可以考虑某些地区实行之。

至于对公车和高档车加倍征收的意见,是没有道理的。既然收费对公车效果有限,那么加倍征收也起不到多大作用。限制公车使用,属于公车改革的另一个的话题。对同一型号的车子,无论是姓公还是姓私,占用道路造成的拥堵和排放废气对空气的污染是相同的,并不会因为所有者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征收拥堵费应当对所有上路车辆一视同仁,体现公平原则,不能说公家的毛就可以多拔,私人的毛就可以少拔,这也不是市场经济的规则。

更何况,现在人们选择自己开车出行,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公共交通很不方便。

最近去日本考察,有两件小事印象特别深刻。一是从横滨到东京,发现所有公共场合都不再摆放擦手纸了,包括机场、酒店和企业内部的洗手间,一律改用功率特大的烘干机。说是为了环保,减少对资源的消耗。以前去日本,见到人家公共场合都备有擦手纸,觉得很方便,也很文明,很羡慕。现在终于中国公共场合开始备擦手纸了,比如首都机场航站楼,人家却又改了。这就如同前些年流行的一个段子,说以前上厕所只有“城里人”用手纸,“乡下人”都不用。后来“乡下人”上厕所改用手纸了,却发现城里人已经改用手纸擦嘴了,总是赶不上。其实我们公共场合备烘干机,是由来已久,而且现在也仍很普遍,但是,我们的烘干机功率太小,烘几分钟,手也干不了,谁有这耐心?所以烘干机都形同虚设。

第二件是导游介绍了一种现象:居住东京市区的人一般都没有私家车,因为道路拥堵加停车难,开车费用大,乘坐公共交通很方便,因为东京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居住郊区的人家一般一家有一辆车,他们需要往来于城乡之间。而居住农村的人家,就不是一家一辆车,而是一人一辆车。所以,在东京区别城里人与乡下人,就是看他有没有私家车,没有车的就是东京市人,只有一辆车的是东京郊区人,拥有多辆的就一定是乡下人。对此我并没有完全当成调侃的笑话,也许这就是中国特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未来共同的出路。

日本国土面积仅有中国1/25,人口接近我们的1/10,东京更聚居了全国1/10的人口,密度之高,为全球之最。东京的堵车虽然“久负盛名”,地铁也十分拥挤,但实际感受却与北京还有很大“差距”。东京远没有北京这么多座把城市搞得面目全非的立交桥,东京大街上红绿灯很密集,差不多几百米就有一个。随着中国城市化的推进,北京、上海等中心城市人口压力很大。如果像东京一样,北京接受全国1/10的人口,就要达到1.3亿,而韩国首尔人口更占全国三分之一。中国大城市现在的交通已经难堪重负,将来怎么发展确实是个问题,

拥堵的原因除汽车数量增加太快,开慢车也有责任。有人一面开车一面打手机,车速很慢,占用道路时间长,不仅大量浪费道路资源,也令后面的车难以忍受,只得并线超车,而并线是造成交通事故的最大诱因。车速慢加上事故频发,就使拥堵雪上加霜。现在我们有整治超速的办法,对蜗牛车却束手无策。交通管理部门应该研究出一个整治慢车的办法。

深圳注册公司代办

海关备案登记

代理记账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