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诅咒字条下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4:59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王哥,你好,来来来,抽根烟。”

监控室内,李正正笑着递给一个穿着保安服装的中年男人一根烟。

“哎呦,是小李啊,怎么突然有兴趣来我这里啊?”王哥接过烟,也是笑着回应道。

“王哥,我是想拜托你一件事,不知您能不能帮我?”李正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既然你都喊我一生王哥了,那我当然尽我最大的能力帮你了。”

“我想看一下这三天的监控录像,就是我工作楼层的那一层的录像。”李正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当然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林菲菲。虽然他表面看起来和林菲菲是死党关系,但是李正的内心却是对林菲菲有着爱慕之情,当然林菲菲却对这一点毫不知情。所以当李正中午和林菲菲吃饭时,得知林菲菲被一些奇怪的恶作剧吓到后,内心是立马升起了一团怒火,他是不会让林菲菲受到一点伤害的,哪怕是精神上的也不行。

“额,这个吗?”王哥有些为难的说道,毕竟以李正普通员工的职位是没有权限看监控录像的。

“王哥,最近朋友送了我一条烟,我平常也不怎么抽,感觉在我这就浪费了,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你看。”

看到王哥为难的表情,李正立马从随身挎包里掏出了一条“中华”迅速的塞到了王哥的手中。

王哥是老烟枪了,自然知道这一条“中华”的价值,他也知道李正说的那些话都是借口,谁会没事送一小职员一条“中华”呢?不过看到烟后,王哥的心里也是乐开了花,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生气的表情,责怪的对李正说道:“小李,以后不许这样了,王哥刚才都说了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的,看录像是吧,好,我这就放给你看。”

“谢谢王哥!”李正感激的答应道,心里却嘀咕道,“我看你是看在一条好烟的面子上才给我看的吧。”

“咚……咚……咚……”

蜷缩在床上被被子紧紧的包裹住的林菲菲,此刻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内心知道,自己因为害怕而抖动的身体一定被此刻进入卧室内的那双布满血丝只有眼白的主人所看到,就算如此,她也不敢把被子拿开,仿佛这薄薄的被子就是自己最后的保护壳。

看完快进后的监控录像后,李正的背后有些发冷,他的额头上也是布满了一层细汗。因为从这几天的监控上看到的内容只有林菲菲她自己在她的工作岗位上工作,整理文件之类的,并没有出现任何站在她工作台前的人,但是那张奇怪的字条却是每天在林菲菲打开文件夹后诡异的滑落出。

难道是什么人,在公司内关掉电闸后,把纸条放到林菲菲的位置上。因为监控摄像头不带红外线,所以到公司关灯后几乎是漆黑一片。那这个放纸条的人一定是心理变态。竟然会这么大费苦心的去做这么一个恶作剧,而且今天中午吃饭时,菲菲告诉自己今天纸条的内容是“今晚,你准备好了吗?”难道说,菲菲今晚有危险,想到这,李正的心猛地慌了起来。

“我说,小李啊,我看你一直看监控里这个工作台的位置,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王哥在一旁抽着李正给自己的中华,奇怪的问道。

“哦,王哥,实话跟你说吧,监控里在这个工作台工作的是我的好朋友,这几天她每天早晨却总是收到一些奇怪的字条,上面的内容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同事的生活,所以我的目的就是找出这个放纸条的人。”

“哦,这样啊,那真是太过分了。”王哥深吸一口烟然后又缓缓的吐出。

“不过说起字条的事,我倒是想起来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关于字条的事情。而且其中的那个收到字条的女人似乎也是和你的朋友在同一个工作台位置工作。”王哥双眼望向远处,慢慢的说道。

听到这,李正身体一震,他感觉王哥所要说的有关“字条”的事情一定和林菲菲这次遭到恶作剧有什么关联。

“王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年前我是刚来这家公司工作,所以对着监控看每个人工作是我每天的消遣,后来我发现,当公司里所有人都走光以后,有一个男人向你朋友现在的工作位置的文件夹内塞纸条,好像连续三天后,那个男的就没有在公司里出现了,而那个工作台的女人也没有出现过,直到现在我也有些奇怪,为什么从那以后这两个人都没有再出现。”王哥皱着眉头说道。

而听完王哥说完这一切后,他推断三年前那一男一女这么突然的离开公司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虽然他和林菲菲都是这间公司的员工,但是也是刚刚毕业来这里工作的,工作了还不到一年,所以对于这些事情并不知晓。但是三年前消失的纸条重新出现在了林菲菲的文件夹内,这明显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今天林菲菲收到的纸条内容是“今晚你准备好了吗?”

林菲菲一定有危险!李正的内心浮现出了这一想法。

他望向墙上的钟表,时间显示11:40。不知不觉他从下了班一直在监控室待了近三个小时了。

此刻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匆匆和王哥说了一声,就迅速的跑出了监控室。

坐进了自己的车内,李正猛踩油门,他的目的地就是林菲菲现在所租住的房屋,不知为何,他现在内心强烈的预感,如果现在不去找林菲菲的话,恐怕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三年前。

方磊认真的在自己的电脑前,敲打着工作报表,停歇的瞬间他把目光注视到自己斜后方正埋头整理文件的陈曦月,而后者感受到前者的目光后,没好气的白了前者一眼。

陈曦月和方磊是同一间公司的同事,同时也是男女朋友,而且还有三天就是陈曦月的生日。但是陈曦月之前和方磊因为一些事情意见不合产生了矛盾,所以现在陈曦月现在一个人在生闷气,而方磊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下班时间到了,公司里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去,最终只剩下了方磊一个人。

方磊站起身,看了看四周,然后走到陈曦月的工作台前,把一张纸条塞间了陈曦月的文件夹内,纸条的内容是“还有三天,你准备好了吗?”

三天后,当然是陈曦月的生日了,而且方磊为了给陈曦月买礼物,下班之后还在快餐店做兼职。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逝,晚上十一点左右,方磊左手拿着一束鲜花,右手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戒指盒子,打算给陈曦月一个大大的惊喜。

当他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看到陈曦月一个人正梳妆精美的站在那里左右张望。方磊以为,是陈曦月猜到了自己今晚会给他惊喜。但是随即一辆高档的跑车停到了陈曦月的身旁,从车里下来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而陈曦月看到那个男人后,则是十分的开心,对着那个男人又搂又抱的,接着便是跟着那个男人上了跑车。

看到这一切的方磊身体猛地一震,心中升起了无尽的怒火,他立马开始朝着跑车行驶方向追去,可他哪里追得上跑车的速度,在漫无目的的追了半个多小时后,他也是累得想要趴倒在地上。

随即他感到一阵刺目的强光,伴随着的还有连续的喇叭声,在这个世界的最后几秒钟,他看到一辆速度超快的汽车,还有身体被“嘭”的一声撞飞出现在耳边的声响。

方磊死亡时的时间正好是午夜十二点。

“咚……咚……咚……”

脚步声终于停止。

此刻被窝里的林菲菲浑身颤抖,她知道外面那双恐怖眼睛的人正站在自己的床边,也许此刻正用那双血红的眼睛盯着自己。

一辆轿车疾驰而来,停在了林菲菲所租住的楼栋下,从车里下来了一个行动匆匆的男人,之所以他行动匆匆是因为他下车竟然连车门都没有关就直接朝着楼上跑去。

那个男人正是李正,他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林菲菲的门前,但是却惊讶的发现,林菲菲的房门是打开的。

不详的预感在李正的心里越来越强烈,他猛的扎进房间内,发现客厅没有林菲菲的影子,便径直跑向林菲菲的卧室。

猛然间,林菲菲感到自己的被子被什么东西扯开,顿时一股冬天寒冷的气息覆盖全身,林菲菲闭着眼睛惊恐的大叫着。

“菲菲,是我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进入卧室,李正看到床上的被子鼓鼓的而且还不时抖动着,便一把掀开,发现是吓得不轻的林菲菲。

听到是熟悉的李正的声音,林菲菲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真的是李正的时候,林菲菲再也控制不住紧紧的抱住了李正,抽泣了起来。

此刻李正也是不再问什么了,只是默默的抚摸着林菲菲的后背。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林菲菲床下此刻正安静的躺着一个被打开的戒指盒,里面是一颗闪亮的钻戒,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曦月,嫁给我好吗?”

《完》

作者寄语:《诅咒字条》已经写完,烛光的第二篇短篇作品《写鬼故事的人》也会在明天发布。谢谢大家的支持。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