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重启东部核电项目中国能源格局面临重大变革输电设备

发布时间:2020-10-18 15:47:37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紧跟着中央研究能源安全战略的步伐,近日,能源安全再次成为广为关注的重要议题。石油对外依存度过高、能源结构不合理……中国的能源安全面临严峻挑战,中央的“发令枪”响起,一场真正的能源变革即将来临。

《世界能源蓝皮书》发布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在京发布《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4)》。

蓝皮书显示,我国的能源需求与进口正在迅速增长,2013年,进口原油2.82亿吨,增长4%,煤炭3.3亿吨,增长13.4%,天然气进口527亿立方米,增长25.2%,截至2013年底,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30%,比2012年提高3.1个百分点。对我国而言,能源安全目前和未来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从整体来看,中国能源供应与经济发展模式和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特别突出。

事实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我国能源安全问题历来备受关注。6月1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时,即研究了中国能源安全战略,并提出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变革。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此前在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家能源委会议时,也就我国能源战略做了重要部署,从调整能源结构、节能减排、加强国际合作等方面强调了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及保证能源安全的措施。

石油供应领域面临挑战

能源安全很大程度上是石油安全。从1993年以来,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目前已是世界第二大石油净进口国,近年来,中国石油需求一直在加速增长?熏进口石油需求不断增多?熏石油安全形势已比较凸现。

究其原因,一方面,我国原油进口来源不够多元化。原油进口区主要在中东和非洲,进口来源国主要在沙特、安哥拉和伊朗等国家,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累计进口原油2.82亿吨,来自中东的原油进口量则占到了进口总量的52%。但不得不提的是,这些国家和地区多为政治动荡区,美国未来的外交与地缘政策或许也会增加中东局势动乱的可能性,政治风险较高。

另一方面,从进口通道来看,尽管我国已经初步形成了东北、西北、西南陆上和海上四大油气通道的战略格局,但是陆上原油进口通道作用还比较有限,主要依靠海上通道。数据显示,我国进口原油量的80%和38%分别要经过马六甲海峡和霍尔木兹海峡,然而,我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还比较弱,对我国石油安全实则不利。

中长期战略目标分步走

能源消费基数大、人均资源水平低、能源结构不合理、能源环境成本高、能源体制机制相对落后是我国的能源国情。而面对日益突出的能源安全,中国应采取怎样的能源战略来应对?

此前发布的《蓝皮书》提出,一方面,我国对外应该继续积极推动周边外交,借助“一路一带”战略布局构建中国能源重点,进一步深化与环里海国家及俄罗斯的战略合作关系;另一方面,通过多种途径努力提高中国在世界能源市场中的地位,同时加强能源金融监管,以减少国际油价波动。

有专家则提出,中国能源安全战略还是应从中期与长期着手。针对2014年——2020年的近期战略,在“供给有保障”方面,2020年国内一次能源消费控制在52亿吨标煤左右,石油对外依存度控制在63%以内,石油进口来源和运输通道多元化程度提高。而从2021——2030年的长期战略来看,国内一次能源消费应控制在60亿吨标煤左右,石油对外依存度控制在65%左右。另外,在“使用更清洁”方面,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应达到25%,碳排放得到控制。

多举措确保油气安全

面对能源变革,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保障我国油气安全的角度,首先应当加大国内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避免能源自给率的下降。

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今年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也曾表示,2014年国家能源局将加快石油天然气发展,提高安全保障能力。着力加大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力度的同时,突破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和海洋油气资源开发。

而在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的同时,还应当充分利用国际资源和市场,在我国面临的能源安全问题中寻找突破口,确保进口来源及进口通道的多元化。具体而言,可拓展与俄罗斯、加拿大、巴西等能源大国的合作,逐步降低对中东国家的能源过度依赖。同时加快推进中哈、中俄、中土和中缅等油气运输管道的建设,逐步降低对马六甲海峡和霍尔木兹海峡的依赖。

另外,有业内人士还提出,应当加大油气资源的储备和应急能力。据悉,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战略石油储备达到120天,我国到2020年,应当将石油战略储备提高到相当于90天进口量的水平。

东部核电项目即将重启

今年,能源局及国家部委陆续表示,将适时重启沿海核电。4月底,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了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在此次会议上,研究讨论了能源发展中,“核电和特高压”两大核心议题。在6月1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又进一步研究我国能源安全战略,提出“在采取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

事实上,由于技术路线不明朗、高端设备不到位、审批慢等原因,今年上半年仍然无机组开工。而按照规划,到2020年核电装机将达到5800万KW,在建核电装机达到3000万KW,高层此番再提核电加速,产业发展确定性更大,预计未来几年核电建设将加快。

对此,分析人士表示,在稳增长、治理大气的短期目标之下,核电投资重启无疑是重要抓手,核电项目建设将拉动年均近800-900亿元的投资;再加上政策也确定了能源结构调整大方向,因而核电长期发展趋势向好,将是能源改革治标治本的一大选择。

哈氏合金板

铜排销售

汽油发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