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伊合作为石油更为和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30:31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中伊合作:为石油更为和平

中国页岩气网讯:从双边经贸关系一度滞后到中国介入伊朗石油上游领域,中伊能源合作的程度越来越深了。然而,随着伊朗核问题最近再度紧张升级,美国加大力度向伊朗方面施压,俄罗斯一再表示有可能支持制裁伊朗,许多人不禁为中伊能源合作“捏了一把汗”。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中国能源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

从转口伊朗原油

到介入其上游市场

中国能源报:您能否简要地回顾一下中伊石油贸易的基本情况?

华黎明:1993年以前中国还是石油出口国,中国同伊朗总体贸易量比较小,从伊朗进口的少量原油也只是转口到第三国。彼时,伊朗的石油勘采基本采用欧美公司的技术,中国与伊朗并无石油上游领域的合作。然而,伊朗对中国的商品需求量比较大,于是提出用原油代替现汇进行贸易支付。但是由于伊朗石油含硫量高,国内炼油厂大多未能消化,双方合作始终无法定音。直至1995年,中伊双边贸易额未超过4亿美元。

到了1996年,我们国内带脱硫装置的炼油厂迅速增加,伊朗的原油大量流入中国市场。进入21世纪,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对能源需求猛增。从2000年到2002年,中国进口伊朗石油分别为700万吨、1085万吨和1110.7万吨。到2002年,从伊朗进口的石油已经占到我国进口总量的15%。不过,这一阶段的合作都还是停留在中国进口伊朗的原油。

中国能源报:那后来我们又是怎样挺进到伊朗上游石油市场的呢?

华黎明:大概是从2005、2006年开始,中国的三大石油公司先后进入了伊朗上游的石油市场。2004年底,中石化和伊朗签署了有关亚达瓦兰油田项目的谅解备忘录。亚达瓦兰油田的储量估计为30亿桶,每天可以生产原油30万桶。2006年12月,伊朗国家天然气出口公司宣布同意每年向中石油供应约30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该供气计划将由伊朗最大的南帕尔斯天然气田负责。与此同时,中海油得到了北帕尔斯天然气项目50%的股份。2009年8月,中石油获得南阿扎德甘油田的开采权,中方可获得该油田70%的权益。

应该说,中国同伊朗的能源合作,从零开始发展到今天,介入已经相当深了。如今,伊朗每年向中国出口原油2700万吨,已经成为中国第三大能源供应国。2009年从伊朗进口石油占中国进口总量的14%。

“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会轻易落下

中国能源报:中国现在对伊朗能源介入如此之深,我们是不是会有一些安全方面的担心?

华黎明:实际上,从2001年阿富汗战争、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我们的石油公司一直都有这个担心,就是怕伊朗的局势不稳。特别是2003年伊朗核问题浮出水面以后,战争和制裁的阴影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始终悬在中国石油公司的头上。但是,事实证明,在能源问题上中国已经在伊朗另辟蹊径。

中国和伊朗的能源合作有一个辩证的关系:如果没有美伊关系的紧张对峙,伊朗这个市场我们是进不去的。从历史上看,伊朗一直都是欧美国家的市场。在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主要是美国,之后是BP、道达尔和壳牌这些欧洲的石油巨头。即使当时我们进去了,伊朗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放手把石油项目交给我们。当然,这也有伊朗政治上的考虑,希望我们在伊朗核问题上不要向美国让步太多。所以说,进去了以后确实有个安全问题。

即使我们不参与伊朗的这些项目,中东、波斯湾局势真的紧张了,比如说爆发战争导致霍尔木兹海峡封锁,世界的能源供应削减60%,全世界经济都会陷入困境。所以,我们从一个更大的外交层面来考虑,就是无论怎样,也要想方设法维持中东地区的和平,让这场战争不要爆发,争取让问题和平解决。中国现在经济高速发展,对于能源的需求十分迫切,维持中东、波斯湾、印度洋,乃至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是我们的战略利益所在。这个是我们在伊朗核问题上很重要的一点考虑,而西方往往忽视或者说是有意回避了这一点。

中国能源报:俄罗斯前不久表态说可能支持对伊朗实施制裁,您觉得俄美欧在伊朗核问题上的立场已经是铁板一块了吗?

华黎明:其实除了美国以外,其他参与制裁伊朗的国家,在伊朗还是有许多能源利益的,尤其是俄罗斯。俄罗斯在伊朗的利益太大了,比我们都还要大。首先是在战略上,伊朗是俄南侧的重要支柱,特别是在北约东扩的情况下,保持伊朗的独立、反美对俄罗斯是有好处的,要不然它就被彻底地包围了。另外,俄罗斯北高加索、车臣这些南部边境的安全与伊朗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它在这方面离不开伊朗的支持,而伊朗实际上也是配合俄罗斯的。俄罗斯还向伊朗出口飞机、导弹等大量先进武器。俄在伊朗能源方面也有利益,在南帕尔斯第二、三期一些区块的勘探开发中投资了6.3亿美元。总之,真正涉及到制裁伊朗,俄罗斯在这些方面不会轻易撒手。

同样是制裁,结果也可能不一样。按现在有些外媒的说法,好像是一制裁天就要塌下来,其实不是这样的。真正要制裁伊朗的话,首先要在“5+1”的机制内进行讨论,也就是中、美、俄、英、法,再加上德国。现在外媒本身就有点儿炒作,说5大国都同意制裁了,唯独中国一家顶着。实际局面不完全是这样的。美国的媒体也有意宣传这一点,旨在让中国的立场孤立起来。我们不妨把这个问题看得透一点。形势对中国来讲并非如此严重,是美国要其他国家集中起来向中国施加压力。我甚至怀疑,欧盟的制裁态度不是真心真意的。设想一下大家都同意制裁了,那制裁的具体内容争议肯定是很大的,欧洲、俄罗斯、中国在伊朗都有各自的利益。

跳出美国伊朗

制造的外交困境

中国能源报:您认为在今后的中伊能源合作中,我们需要克服的主要障碍是什么呢?

华黎明: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因素。如果没有美国因素的影响,中伊关系肯定发展得比现在还好,规模还要大,速度还要快。但是因为有美国的影响,我们在发展同伊朗关系的时候是有很多顾虑的。

这几年在伊朗,中国油气公司有些项目进展不是很快,很大的因素就是考虑到美国的影响。美国曾直截了当地跟我们说,你们这么大规模地帮助伊朗建设油气项目,实际上是在支持伊朗发展核计划。而且由于现在国际支付都是用美元结算的,所以实际上有一段时间,像中石化它们就很困难,因为在跟伊朗进行贸易的时候,资金一旦经过美国的银行,就经常被强制地截留住了。

中国能源报:我们应该如何争取外交上的主动权,化解伊朗核问题造成的不利影响?

华黎明:实际上,现在美伊关系的紧张,在核问题上强烈对峙,对中国既是压力,同时也是机遇。中东乱局确实构成了世界和平的不安全因素,但是这恰恰给中国提供了一些机遇。中国应该跳出伊朗和美国给我们设置的这样一个困境:要么是支持,要么是不支持。在伊核问题上,我们能不能有另一种思路,就是跳出两边都被施加压力的困境,像三明治一样被夹在中间。而是做两边的工作,消除双方的敌对,缓解相互之间的矛盾,然后我们还能继续在伊朗采油,同时中美关系也不受影响。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反而对中国是有利的,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和地位也会大大提高。

西方主流媒体塑造了中国“唯利是图”的形象。它们强调伊朗发展核武器对全球政治安全的影响,说中国好像是为了这一点石油和贸易上的利益,就不顾道德方面的核不扩散问题。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最终关切的问题是中东要保持和平,不要打仗,这是我们最重要的考虑。我在好几篇文章里面都讲到,能源问题是中国要考虑的重要利益,但不是唯一的利益。正如杨洁篪外长在今年两会记者会上提到的,伊朗核问题的外交谈判之路还没有穷尽,我们要继续争取和平谈判。

(华黎明,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联合国协会常务理事。自1963年起至2001年在外交部工作。曾先后任外交部西亚北非处处长、参赞和副司长、驻伊朗大使、驻阿联酋大使、驻荷兰大使兼中国常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代表)

朝阳西装定制

襄樊订制西装

淮安定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