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温州资本走出去企业家贡献近6亿元引领私募潮

发布时间:2019-09-30 02:47:48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温州资本走出去:企业家贡献近6亿元 引领“私募潮”

“今明两年将是温州民间资本投身私募证券基金的元年。”温州金融 办副主任叶新明表示,“从去年开始,大量的私募基金公司轮番登陆温州,试图引导温州资本走出去。”

温州香格里拉大酒店,坐落于滨江商务区的中心地段,毗邻温州会展中心。5月26日,第二届中国(温州)民间资本发展高峰会议在这里举行,参加峰会的除了温州本地的投资者和项目融资方之外,多了一群想在温州募资的私募。

杭州慧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沈一慧,是众多私募中的一员。过去的两三年来,沈一慧已经成为在温州民间资本吸金最多的阳光私募证券投资机构管理人之一。截至去年年底,其6款“慧安系”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募资近16亿元,其中温州企业家贡献近6亿元。

“今明两年将是温州民间资本投身私募证券基金的元年。”温州金融办副主任叶新明表示,“从去年开始,大量的私募基金公司轮番登陆温州,试图引导温州资本走出去。”

《浙商》记者在温州调查采访发现,进入2011年,温州民间资本对于私募基金充满了热情。

市场已经形成

沈一慧曾在《浙商》杂志社举办的座谈会上描述温州民资的私募热情:“每个周末,很多投资者都会来参加私募股权或私募证券投资培训。”

的确,今年以来,私募股权或私募证券投资培训班忽然冒出近百家,在温州四处招收学员。这些培训班无形间成为疏导千亿民间资本流动的风向标和平台。

很多私募都试图打开这个市场,尤其是最近,当地电视台几乎每周都有私募基金举办的报告会。

“我在去年举办了类似的讲课多达60余次,时而面对5-6人,时而要面对近百人。”沈一慧也习惯于在温州和杭州之间奔波,逐渐,温州民资接受了他。

不仅身处温州的私募感觉到了这种热度,连身在南京、上海甚至深圳、北京的阳光私募们也感觉到了来自江浙地区资本的热度。

广东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吴国平最近开始常驻温州,打算发行阳光私募产品的他,发现温州已经成为一个最合适的市场。

“我们最近也新增了不少原本投资房地产和煤炭的客户,而且他们的资金量都不小。”截至目前,今年的业绩在阳光私募中排名第一的南京世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常士杉告诉《浙商》记者,“不过这些资金并非全是来自温州。”

《浙商》记者从北京、深圳等地的阳光私募处了解到,这种情况并非个例。有一些较为知名的阳光私募特意发售了针对温州的产品。

据了解温州私募圈的人士透露,在温州开展私募基金业务的机构中,能查明身份的大约有40多家,身份不明的有100多家。温州资本仅在天津注册的私募基金就有3家。据称,温州本地第一个私募基金在6个月内就筹资11.8亿元,并参与了多个一级、一级半市场的项目投资。而某个基金产品在温州3天内就卖完了。还有机构用“秒杀”形容温州资本参与定向增发的速度。

外来私募受宠

外来私募大受温州民资欢迎,让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院长陈工孟也意想不到。陈工孟在2010年初计划成立一只暂名为“中院一号”、首期募资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的母基金(FOF)。

然而,三个月后,陈工孟对外透露“从构思到执行,征途将比预想的曲折”:一方面多数温州企业家都是白手起家辛勤创富的,如何能放心将大量财富交给别人管理?另一方面炒房、炒煤的经历让温州民间资本弥漫着“短期高回报”的投资冲动。

“投资回报可以跑不赢刘翔,但需要跑赢温州民间信贷收益。”自从2009年6月第一款“慧安1号”面世以来,沈一慧发现了温州民资的特性,不得不“从善如流”。他管理的6款“慧安系”阳光私募证券产品采用管理型(非结构型)投资品种,即私募产品经历12-18个月的约定封闭期后,每月都有固定的申购赎回“时间窗口”,如此一来一旦封闭期结束,温州民间资本可以自由“进出”该基金。

毕竟,温州民间资本对投资阳光私募证券产品方面,也有着自己的“风险控制手段”:其一是“时间管理”。通常路演募资时,私募经理都会预估未来一年股票走势情况及自己的投资回报,一旦实际结果未能达到预期收益,温州民间资本会考虑封闭期一结束就迅速赎回资金,投资到其他领域;其二则是“收益锁定”。比如在一只私募基金产品投资回报超过50%时,则会被要求打开申购赎回窗口,便于部分民间资金落袋为安。

“在温州募资,除了留神民间资本快速流动的特性,还要关注温州资本带来的杠杆融资倍数问题。比如有些温州企业家有1000万元自有资金,他们会通过银行或民间借贷再扩大2-3倍,然后投资一家阳光私募基金产品。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他们随时随地都会要求赎回资金。”一位私募基金经理说。

“温州民间资本大规模投资阳光私募,还需要引导的过程。”沈一慧想要做的,是让越来越多的温州企业家认可阳光私募的运作模式,这意味着他必须时常在是否坚持原则上做出取舍。此前,他曾婉拒当地一家温州房地产公司1亿元的资金,只因这笔钱必须在这位企业家能“看得到且管得着”的资金账户。

“这与国内阳光私募的发展方向不合拍。第三方理财与银行资产托管已是国内阳光私募发展的必然方向。”沈一慧强调说,“所幸的是,温州企业家对阳光私募与第三方理财的认可度,正在提高。”

本地私募“冲动”

温州民资不仅仅投资外地私募基金,从事PE或二级市场操作,更有自己操作基金的冲动。

4月28日,在上海金茂大酒店二楼举行的某论坛期间,一位温州企业家和《浙商》记者说:“有机会我也要发起成立一只投资基金,但现在还不懂怎么操作,准备先投资一只基金学习运作管理流程。”

在此之前,温州拉芳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成功发行了该公司成立以来的首只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产品——“拉芳舍一期”,募集资金规模1.2亿元。

“做餐饮的也能做私募投资?”外界的质疑可以理解。据《浙商》记者了解,目前温州类似的投资公司不下百家,多数投资公司依靠出资人的投资阅历或感觉,决定着千万元民间资金的分配。

这和动辄将资金沉淀5-7年,高风险、高收益并存的PE投资模式显得格格不入。

“基金出资人(LP)不负责项目投资决策的所谓PE投资国际惯例,温州民间资本已付出教训。”一位温州创投机构人士回忆说。所谓的教训,即东海创投由于出资人(LP)与基金管理人(GP)在投资方向与项目管理方面的不和,导致出资人最终撤资并自立门户。

然而,对管理方式的探索,温州不乏前仆后继者,创投基金在温州募资变得越来越实在。

“最终投资决策环节,他们会征求每位出资人的意见,如果出资人不认可,可以选择不出钱投资。同时,公司董事长作为出资最多,且受到广泛认可的出资人,当大家存在投资分歧时,可以直接行使一票否决权。”温州当地一位创投机构人士告诉《浙商》记者,创投公司仅仅收取项目前期尽职调查费用为主,且收费时间得等到投资项目产生“利润”后,额度大约是投资利润的3%。

但在推崇PE运作国际惯例的创投机构眼里,温州的特色做法很奇怪。

“想想也奇怪,温州的私募股权投资 培训班肯定会详尽解释在股权投资基金 里,GP与LP的各自责任权利划分,但真正愿意只作为出资人角色的温州企业家并不多。”这是一位国内创投机构负责人在温州募资时的疑问。

“在温州民间资本参与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过程里,有很多方面是需要进一步相互磨合与理解的。”温州商融创投总经理王远青指出,“其中最主要的三个方面,一是温州企业家还是觉得7年的基金存续期偏长;其次是温州企业家对于基金项目投资管理需要更多、更全的知情权;再次就是双方在投资理念与投资方向方面的磨合,毕竟多数温州企业家也是创业者,他们对很多行业发展轨迹有着自己的判断。”

然而,这种磨合需要多久,却是未知数。

AMD首次公布自有芯片组命名方式三角带http://wujin.6111917.cn/1496.html

林继东演过的电视剧林继东主演了哪些电视剧阜新http://yule.3684517.cn/1596.html

谢孟伟个人资料简历谢孟伟主演的电视剧有哪些邓妙华http://yule.8481460.cn/1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