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希腊银行停业管制资本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3:03:14 阅读: 来源:玻璃钢穿孔器厂家

希腊银行停业管制资本

综合新华社消息希腊政府29日宣布,该国各银行从当天起停止对外营业,以避免银行系统崩溃。外国银行的借记卡或银行卡持有人暂时不受这一决定影响。

希腊政府当天发表声明说,从6月29日至7月6日,希腊银行将停止对外营业;从6月30日开始,希腊人每张银行卡每天可以从银行自动取款机中取出不超过60欧元现金。

根据这一决定,已经到达希腊或计划访问希腊的外国人如果持有外国银行签发的借记卡或银行卡将不受现金取款限额影响。持有外国银行借记卡或信用卡的希腊人也不受该决定影响。

此外,使用信用卡或借记卡以及其他电子支付方式(网上银行、电话银行等)进行的电子交易不受影响。一个特别成立的银行交易许可委员会将受理紧急和特殊的支付请求。

这一决定是希腊内阁在6月28日晚至29日凌晨的内阁会议上做出的。此前,希腊政府和债权人关于改革换资金的谈判破裂,希腊总理27日提议就是否接受债权人的协议草案举行全民公决。欧元区财长在27日的会议上决定不延长月底到期的现有救助协议。希腊议会28日凌晨通过了在7月5日举行全民公决的议案。

欧洲中央银行28日表示,将把向希腊提供的紧急流动性援助维持在现有水平上。过去一段时间,欧洲央行提供的紧急流动性援助是希腊各银行流动资金的主要来源。在谈判久拖不决而救助协议即将到期的情况下,希腊人大量从银行提取存款。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28日晚发表电视讲话时说,所有存款都是安全的,养老金和工资本周也将正常发放。

欧盟委员会28日首次公布国际债权人提出的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草案罗列了债权人要求希腊实施的改革措施。

草案要求希腊继续在债权人的“监管”之下,实施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例如,债权人要求希腊今年实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1%的基本财政盈余,明年达到GDP的2%,2017年和2018年分别达到GDP的3%和3.5%。而希腊此前提出的条件是今明两年基本盈余分别达到GDP的0.8%和1.5%。债权人要求希腊今年下半年削减相当于GDP0.25%至0.5%的养老金支出,2016年削减金额达到GDP的1%。协议草案还要求希腊在2022年之前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债权人希望通过调整增值税税率在2016年实现相当于GDP1%的增收。具体来说,餐饮业等行业税率上调至23%,水、酒店、能源与基本食物税率为13%,药品、书籍税率为6%。但希腊政府希望在基本商品与旅游服务方面维持较低增值税税率。

分析

希腊为什么说“不”

距离希腊现有救助协议到期还有不到48小时,希腊和国际债权人的僵局仍没有缓解迹象,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认为债权人对希腊进行“讹诈”,债权人则指责希腊关闭了谈判大门。希腊债务违约和退出欧元区的风险正不断加剧,到了如此重要关头希腊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接过债权人手中的“橄榄枝”?

抵制紧缩是执政党上台主张

目前希腊面临的最紧迫节点是6月30日,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16亿欧元债务到期。根据债权人25日提出的方案,现有救助协议将再延长至11月底,其中包括6月30日之前发放18亿欧元贷款,有了这笔贷款希腊即可避免违约,但条件是希腊将继续在债权人监管下,实施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而希腊左翼政府主张结束附带紧缩条件的救助协议。

希腊政府的拒绝并非心血来潮。正是凭借终止紧缩措施、重新谈判救助协议的主张,激进左翼联盟党在今年1月的大选中获胜。竞选期间,齐普拉斯提出将最低月工资恢复到紧缩前水平,禁止大规模裁员等措施。此次政府在谈判中若有所后退,不仅对选民不好交代,甚至可能引发激进左翼联盟党内讧。

紧缩或致经济继续衰退

在紧缩背景下,希腊经济持续萎缩是当局不愿继续接受紧缩和改革措施的原因之一。希腊政府发布声明说,债权人方案的附带条件将导致希腊经济深度衰退,“完全不能接受”。

从2010年债权人开始为希腊纾困以来,紧缩与改革作为救助条件伴随希腊经济。过去5年多,希腊经济萎缩了四分之一,失业率飙升至25%,年轻人失业率接近60%。希腊130多万失业者中,有90万人失业超过两年。希腊的国债规模不降反升,由2010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0%到了现如今的175%。

谈判双方仍在做最后博弈

国际债权人与希腊方面的谈判分歧主要体现在财政盈余目标、养老金改革、增值税税率以及是否进行债务减记。希腊认为,债权人提出的最新协议草案部分跨越了新政府设定的“红线”,继续让步的空间已经很小。而且,希腊以往在与欧盟的较劲中尝到一些甜头。欧债危机后,对希腊进行债务减记、延迟还款、希腊拖延实施改革计划都曾发生。不仅如此,雅典似乎咬定了布鲁塞尔不会抛弃希腊。毕竟,古希腊文明被欧洲乃至整个西方奉为圭臬,欧盟总是把“团结”挂在嘴边。如果把希腊“踢出”欧元区,欧元大厦将会垮掉一角,这是欧元集团不愿看到的。

相对应的是,与以往相比,布鲁塞尔和最大“金主”德国此次似乎已对希腊失去耐心,不想再被希腊牵着鼻子走,拒绝延长本月底到期的现有救助协议。此外,相比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之时,当下情况远没有当年凶险。当年,除了希腊,还有爱尔兰、葡萄牙等欧盟国家都面临债务危机,一旦希腊崩溃,“连锁反应”会波及整个欧元区。而今,爱尔兰、葡萄牙早已脱离危机泥沼,只希腊一家出问题,欧元区的承受能力大为增强。

事实上,由于欧元集团已明确表示不延长现有救助协议,到7月5日举行全民公决投票时,希腊因无力偿还到期债务已经技术性违约,公投意在为可能重启的谈判增添砝码。

(综合新华社消息)

6月29日,在希腊首都雅典,养老金领取者站在一家关闭的希腊国家银行分支机构大门外。 新华社/路透

绵阳专线公司

成都到内蒙古货运物流专线

成都货运公司